王牌特工

文:


王牌特工这天条已经延续了数万年,是谁定下的,为龗什么会定下现在已经说不清楚,反正从来也没有人违背过,其实对于百分之九十九的修真者与门派来说,成为了高高再上的“仙师”,都不愿再做回凡人,宁为玉碎不为瓦全,愿意自废修为的事情屈指可数然而这天,天柱峰下却来了一个不到二十的少年,相貌平凡,穿着一身粗布衣服,这也是林轩故意为之,这次自己是悄悄出来收购功法,当然要尽量不引人注意,穿着飘云谷弟子的服饰既碍眼,又容易暴露,所以他特意换成了普通散修的衣服,加上本来就平凡的样貌,只要自己往人堆里一钻,就谁也认不出来一路上,林轩小心放出神识,果然察觉到有几拨人先后在跟踪自己,不过林轩既不意外,也不着急,这是意料中的事,收购中级功法的时候动静闹得那么大,没有人起歹意才是怪事

”五十,林轩在心中默算了一下,根据今天了解到的行情,这个价格不算贵,基本上也就制作符箓的成本了,对自己来说更不算什么两人也是灵动中期,修为比林轩还稍微逊色一点,见这位实力高强的同门友好招呼,不敢怠慢,连忙也堆笑道:“不敢,不敢,原来是赵师兄,不知师兄叫住我俩有何事?”“师兄?”听了两人的称呼,林轩暗暗好笑,这两位明显已过而立之年,入门肯定比自己早,却硬要以师弟自居,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,林轩再一次体会到法力高,受人尊敬的优越感,别说,还真不错”厉海表情惊奇,有点疑惑的道:“难道师兄没有听说过修真界的天条?”“天条?”林轩摇了摇头,装出一副不好意思的表情道:“小弟平时不喜欢看书,也从来没有听长辈讲过,还要像师兄请教王牌特工摊主是一个憨头憨脑的青年,大约二十三四岁年纪,被那么多人围着,明显有些紧张,脸憋得通红,摊位上摆着各种各样的符箓

王牌特工灵器与制器材料大家都清楚,这兽卵就是妖兽产下的尚未孵化的后代”“嗯,我们过去坐坐吧!”“好也就是说,这种低阶的符箓,筑基期的高阶修士不想要,灵动期的又买不起,或者是觉得不划算,因而陷入了两头不讨好龗的尴尬境地

无奈之下,只好不甘心的离去了当然,在这方圆数千里之内,不可能只有飘云谷一个修真门派,散修暂且不谈,小门派林林种种的还有七八个,其中凌云门就是其中之一了心灰意冷,加上又到了中午吃饭的时间,收摊王牌特工

上一篇:
下一篇: